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际凡尘

遨游山水之间,挥毫方寸之地,不亦乐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海早点(原创)  

2017-01-05 08:26:06|  分类: (原创)岁月回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老上海的留恋情景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 


上海早点

文  天际凡尘


       上海“早点”花样繁杂,而最典型、最普通,又最受百姓欢迎的,当属“四大金刚”——大饼、油条、豆浆、粢饭团。

       晨。夫人用盘端上油条,盛上一碗豆浆,一股久违的香味儿扑鼻而来。惊讶:“这是……”夫人看我一付傻样儿,笑眯眯地说:“知道你好久没吃油条,馋这一口吧?”

      知我者,夫人也!刚咬一口油条喝一口豆浆,忽然心有异虑,望向夫人。夫人似已早知:“老夫子放心吃吧!这是永和油条豆浆,不是地摊货。”


       吃着油条,喝着豆浆,思绪如泉涌,流进昔日的岁月长河。

       清晨鸡鸣,上海从沉睡中醒来。 小巷之中,妇女们涮马桶、生煤球炉、哄孩子声此起彼伏,而最吸引我们少年学生的,莫过于巷口传来的阵阵大饼油条香味。

       起床,勿勿洗脸涮牙,边洗边大惊小怪:“啊呀!姆妈,来勿及了,上学要迟到啦!”老妈聪敏着呢:“就你忙,怎不早点起床?”说归说,可还是从衣兜里掏出一角钱。我一把抓过钱,说声“谢谢姆妈!”背上书包,奔到弄堂口。

       巷口老张头的早点铺前,早已排起了队。堂内,正有人吃着油条喝着豆浆,看得人直咽口水。

       我乖乖地排队等侯,可小心思转悠着,小眼晴一刻也没闲。

       老张两口子是苏北人,带着一大闺女在上海谋生。此刻铺内的面案上,张阿婆撸胳膊弯腰,正使劲儿揉面呢!随着菜刀挥舞,一阵“噹噹噹”声,或切成一块块绝对均匀的小平长块;或剁成一块块绝对均匀的小面团,揉圆后擀成饼,置于案上备用。

       面案前放着一口大油锅,此刻正油浪翻滚。张阿姐麻利地在小长块面上抹上油,两块一叠,再一拧一撑,拽着两头,往油锅里一放,只听“吱啦”一声,眼前冒起一股油烟,一根膨胀的油条,随着竹筷拨拉,已随波逐浪,金黄喷香,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      面案前,还摆设一只齐腰油筒状大烤炉,炉堂内炭火吐红,热浪扑面。张阿爹在小面饼上抹油后,或包点儿糖撒上芝蔴粒儿,或撤上葱花和盐未儿,三两下擀平粘实,两手倒腾几下,看准炉堂壁的空位,伸胳膊“啪”的一声,饼已上炉。那个速度和准确度,令人咋舌。我常疑惧地看着他彤红的手臂,真担心他被火炉烤伤。

       从张阿爹手中接过两只热乎乎的葱油大饼,再夾上一根油条,一口咬下去,那个美味将少年人的馋虫全都激活。几口下肚先解馋,然后再细嚼慢咽,葱花香面饼香油条香,香味满嘴,禁不住心花怒放。


       往事如烟,如烟的往事仿佛也带着一种滋味,冲淡了永和油条豆浆的滋味。是啊!怎么就吃不出老上海大饼油条的味儿呢?

       恍惚记得,大约是上世纪未,从新闻中获知地沟油被用来炸油条后,就与路边油条绝了缘。实在难忍时,聊以永和充数,但总也找不回过去的感觉。  

       上海早点的四大金刚,深受百姓喜爱,对其执着程度,甚至已经超过了早餐本身的意义,成为了上海这座城市味道的回忆。

       现如今,上海的早点摊拆的拆,搬的搬,原本那种香味缭绕的早市氛围,似乎已离我们远去,但那份对于早点的情怀,却依然能勾起我们无限的渴望。

      上海早点的“四大金刚”虽已远离我们,取而代之的是牛奶西点,但它们从未在我们心中消失。犹如我们虽己住进了高楼洋房,可又何曾忘掉过小巷胡同,忘记小巷里的左邻右舍!

       大饼、油条、豆浆、粢饭团,永远根植于老上海人的心中。



资料:上海“四大金刚”

大饼、油条、豆浆、粢饭团


上海早点(原创)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
       上海正宗的大饼是从炉子里烘出来的,分咸甜两种。甜大饼制作简单,一点白砂糖和面粉就是馅心,再撒上几粒芝麻,香甜可口;咸味的大饼制作颇为费力,刷多少菜油,抹多少盐花等都非常考验师傅的手艺。上世纪60年代前,3分钱可买一只大饼。


上海早点(原创)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 

       油条是大饼的最佳拍档,可单吃,也可斩成段佐泡饭、豆浆吃。早在宋朝年间,老百姓因痛恨陷害忠臣岳飞的奸人秦桧,想让他入油锅炸而食之,便用面粉捏成一男一女两个小人,并将它们背靠背粘在一起,丢进油锅。却不料,油条那么好吃,一传就是千年。上世纪60年代前,2分钱可买一根油条。


上海早点(原创)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 


       豆浆配着大饼油条喝,越喝越有滋味。至于咸甜,老上海人似乎更偏爱于咸浆,而且爱喝烫嘴的咸浆。如加上虾皮、紫菜、榨菜等辅料,再淋上几滴辣油,赏心悦目外,大热天喝得满头大汗,过瘾! 上世纪60年代前,2分钱可买一碗豆浆。


上海早点(原创)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 

       粢饭团也有甜咸之分,甜的里面放豆沙、黑洋沙;咸的则往往放榨菜、肉松等。不管哪种,最后都要包上根油条,然后团起来压紧,边捏边吃,既实惠又可口。上世纪60年代前,5分钱可买一只。


 漂亮的分割线I - 博啦 - 博啦的博客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