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际凡尘

遨游山水之间,挥毫方寸之地,不亦乐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浅析古代“文字獄”【原创】  

2017-10-29 07:22:56|  分类: (原创)谈古论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代“文字獄”考浅说【原创】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春秋战国时期,秦始皇的“焚书坑儒”
 

 

浅析古代“文字獄”

文  天际凡尘


   所谓“文字獄”,即执政者与当局,以语言表述或文字作品违法名义,对当事人实施言行禁锢,甚至处以极刑的一种处罚。

  文字獄,古来有之,中外皆然,而且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不文明的一页。  

  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文字狱特别多,文人学者一不留神,就可能被宗教法庭丢进火堆,活活烧死。古希腊的苏格拉底,因言论激烈而丢掉性命。传说中的耶稣,就也因人类对神的言语亵渎,替人类赴难,被钉死在十字架上。

  文字狱,中国更甚。最早的受害者大多为朝臣,尤其是文官。

  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,文字狱的鼻祖当数夏桀。夏朝末代皇帝桀是个昏暴君主。史称:“桀为酒池,可以运舟,糟丘足以望十里,而牛饮者三千人。”大臣关龙逢进谏曰:“为人君身行礼仪,爱民节财,故国安而身寿也。今君用财若无尽,杀人若恐弗胜,君若弗革,天殃必降而诛必至矣。君其革之!”桀恶之,囚而杀之,史称“夏桀朝关龙逢案”。

  春秋时期,文字獄已达到堂而皇之的程度。孔子是中国式文字獄的集大成者,诛少正卯最为典型。

  少正卯与孔子都是鲁国当时的若名学者,少正卯名声更胜于孔子,连孔子的弟子除颜渊之外,都曾多次跑过去听少正卯讲学。

  孔子心急如焚,鲁定公14年,孔子执政的第七天,就以大司寇身份代行丞相职务,抓捕并杀了少正卯。门人问其故,其曰:少正卯“心达而险,行辟而坚,言伪而辩,记丑而博,顺非而泽。”意即,其一是事理通达而心地险恶;其二是行为怪癖而信念坚定;其三是言论狂谬而善于狡辩;其四是对异端邪说过目不忘且学识渊博;其五是把歪理能说得头头是道。真是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词”!孔子就是用这种莫须有的文字獄手段,冠冕堂皇地杀了少正卯。

  战国时期,文字獄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。秦始皇是中国式文字獄的最凶残者,其焚书坑儒之举,罄竹难书。

  公元前213年,秦始皇于咸阳宫举行的宫廷大宴,宴会上,发生了一场师古与师今 的争论。仆射周青臣师今,面腴秦始皇;博士淳于越师古,针对周青臣的腴词提出了恢复分封制的主张。丞相李斯明确表示不同意淳于越的观点,他向秦始皇提出焚毁古书的建议。秦始皇批准了李斯的建议,宴会散后第二天,就在全国各地点燃了焚书之火。不到30天时间,中国秦代以前的古典文献,都化为灰烬,留下来的只有皇家图书馆内的一套藏书。

  焚书第二年,又发生了坑儒事件。秦始皇欲求长生不死之药,方士侯生、卢生等人投其所好,却又谋事无成。为避“谎言不能兑现,处以死刑”的秦律规定,侯生、卢生攻击秦始皇刚戾自用,专任狱吏 ,独断专横,贪于权势。秦始皇乘机以妖言惑众的罪名下令追查,并亲自圈定460余人活埋于咸阳,这即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坑儒”事件。

夏桀、孔子与秦始皇的文字獄,为之后历朝历代的文字獄开了先河。

  纵观古今中外的文字獄,因言获罪大抵应该分为两种情况。一种是皇帝的臣子上书得罪了皇帝,因而被降罪。另一种是因为平日的言论,或著书立说被有关部门觉得有了问题,从而身陷囹圄。

  汉代的杨恽案。杨恽是司马迁的外孙,因在《报孙会宗书》中,隐喻朝廷“污秽不治,朝臣皆谄谀”之徒,“宣帝见而恶之”,被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判处腰斩。

  魏晋南北朝之“国史之狱”。北魏大臣崔浩因主持编纂的国史中,直书了北魏统治者拓跋氏祖先羞耻屈辱的历史,被北魏世祖下令族诛,史称“国史之狱”。

  北宋苏轼“乌台诗案”。神宗年间,王安石变法,苏轼反对新法,并在诗文中表示不满。御史中丞李定等人摘取苏轼《湖州谢上表》中语句和一些诗句,以谤讪新政的罪名逮捕了苏轼。苏轼在御史台狱受审4个月,最终虽免于一死,却被贬黄州。此案称为“乌台诗案”。

  金朝翰林学士张钧案。翰林学士张钧本汉人,因一场天灾,为金熙宗起草《罪己诏》,其中曰:“惟德弗类,上干天威”及“顾兹寡昧,眇予小子”等语,被萧肄诬陷为“此汉人托文字,以詈主上也。”榜之数百,不死,被劈开嘴巴,成为金朝第位文字獄受害者。

  明代朱元璋的文化专制。明文字狱始见于洪武七年,高启作《上梁文》中有“龙蟠虎踞”四字,触犯明太祖朱元璋忌讳而被杀。洪武三十年南北榜案中,考官因所进试卷中有“一气交而万物成”及“至尊者君,至卑者臣”,被认为讥讽朝廷,有凶恶字而获罪。明初文字狱贯穿洪武一朝,是明太祖朱元璋为推行文化专制统治所采取的极端手段,并为后世封建统治者所效法。  

  清朝第一桩文字狱,当数庄廷鑨明史案。顺治年间,富家子弟庄廷鑨擅自删增朱国祯《明史遗稿》,被革职知县吴之荣告发,遂酿成大案。此案轰动江南,“顾乃戮尸夷族之不足,牵连及于亲朋故旧,杯酒酬酢,竟坐相收。妇孺颠连,尽投荒裔。”全案牵连上千人,七十多人被杀,其中十四人被凌迟处死。此案骇人听闻,创了人类历史的奇迹。开了一个鼓励告诘,即背后告密的头,从此士大夫人人自危,道德大坏。

  清朝康熙年间,《南山集》案又轰动全国。翰林院编修戴名世,对清廷随意篡改明朝历史甚感愤慨。他通过访问明朝遗老和参考文字资料,写了一本记录明末历史的《南山集》。康熙五十年,书印出十年后被人告发,因为书中用南明年号并涉及多尔衮不轨之事,康熙帝十分震怒,下旨将戴名世凌迟处死,戴氏家族满门获罪,因《南山集》牵连者300多人。

  民国文字獄泛滥成灾,影响最大的文字獄,莫过于古史辨学派创始人顾颉刚所编的、1920年代初中教科书《本国史》的“被禁”风波。

 《本国史》是一部教科书。1922年春,经胡适介绍,著名史学家顾颉刚与王钟麒,共同编写了一部初中本国史教科书,取名《本国史》。这部教科书分上、中、下三册,在出版后颇受教育界及学术界的欢迎。由“总说”和上古史、中古史构成的《本国史》上册,是全书的精华所在。然而,就是这部教科书的“精华”,却于1929年,遭遇“被禁”的厄运。

  起因是有人以书中否认“三皇五帝”为神话传说,不足为史为由,弹劾该书“非圣无法”。时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、考试院院长戴季陶认定,这部历史教科书是惑世诬民的邪说,足以动摇国本。南京国民政府十七次国务会议由此决定由教育部查禁,通令全国不准采用。

  顾颉刚当时非常气愤: “这是我为讨论古史在商务印书馆所撞出的祸,也是‘中华民国’的一件文字狱。”

  文字獄盛行之时,历代正史可查可考的文字獄,已令人惊骇;而野史记载或文学作品中的流传,更发人深省。

  一部《三国演义》,也道尽文字狱的残忍无情。曹操曾先后兴文字狱,杀死了五个魏国奇才。曹操以狂放不羁、出言不逊之由先杀祢衡,再以持才傲物、妄议朝政之名继杀孔融,后以言辞不恭、多有诽谤之罪杀许攸,又以"时乎时乎,会当有变时"之句杀名士崔琰。而杀杨修,除其卖弄才学之外,更因他早年伐曹《檄书》埋下祸根,耍“鸡肋”聪明,最终招来杀身之祸罢了。

  除此五人外,先后死于曹操"腹诽心谤""文字狱"的功臣,还有帮助曹操击败马超时,颇立功勋的娄圭,曾向曹操建议屯田的大功臣毛玠。

  由此可见,大凡兴文字狱之人,无不为权为利所使,而当政者,则为巩固政权所为。任何时候任何人,只要稍稍流露出对曹操或曹氏家族的不恭不敬,曹操都会以各种形式,借各种理由,包括文字獄,毫不留情地杀之而后快。这就是专制社会中,弱肉强食的丛林野兽法则,被人类强势者普遍采用的丛林社会法则。

  “武死战可以,文死谏则不行。”文死谏的结果,往往就是找死。唐朝名臣魏征敢于死谏,虽常身处险境,却每每有惊无险,因为他碰到了明君李世民。南宋海瑞也是史上名臣,他也敢死谏,却要在说之前,先把棺材准备好了,否则不知何时就死无葬身之地。

大兴文字獄的严重后果,就是迫使有识之士做墙头草,说模棱话、含糊话、两头堵的话,见风使舵的话,甚至干脆不说话。如清末,残忍没有道理的文字狱,令士大夫万马齐喑。整个国家的知识界,少数精英钻进故纸堆做考据,多数则迷陷八股制艺,丧失了对西方介入的反应能力。因此,在西方的冲击面前,连皇帝带士子,一并交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。

  当今有无文字獄?不言而喻。互联网发明后,为防患于未然,有关部门设立了“敏感词条”,犹如架设了高压电网,触网者比比皆是。文章中只要涉及敏感文字,立马屏蔽没商量,让触网者根本不知所措。因为许多时候,人们的正常写作,包括一些既不干政、又不涉黄,纯属风花雪月的文章,而因所用的词汇,恰恰被人为内定“敏感词条”,岂不是防不胜防?

  文字獄禁锢的绝不仅是人们的言行,而是人们的灵魂;扼杀的也绝不仅是诗文书籍,而是一个民族的气节与文化的传承。难道不是吗?诸君!


本博常用精典分隔线 2 - 浪漫人生 - .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