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际凡尘

遨游山水之间,挥毫方寸之地,不亦乐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宋“忧患文学”析 (3) 【原创】  

2018-07-08 11:22:12|  分类: (原创)散文花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学知识大全(值得收藏) - 绿雨润3 - 雨润桃居



两宋“忧患文学”析(3)

文  天际凡尘


   两宋词坛上,尚有一位重量级人物值得研究,那就是郁郁寡欢的辛弃疾。

  辛弃疾,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济南府历城县人。南宋豪放派词人,有词中之龙之称。他文武全才,武为将军,阵前杀敌,无畏无惧;文可翘楚,堪与苏轼齐名,时称苏辛。又曾与李清照同城,被并称济南二安

  辛弃疾的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(不在此文展开),足以在两派之中占有显著一席。

   辛弃疾本北人,因抗金而反出北地,投奔南宋。抗金的斗争经历,使他热情奔放,对收复北方,统一国家充满信心。多次提出强兵复国规划,如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等,但都未得到朝廷采纳和施行。在各地任上,他认真革除积弊,积极整军备战,却未料累遭投降派掣肘,甚至受到革职处分,并长期被贬闲居。光复故国的雄心壮志不得施展,一腔热血忠心,化悲愤发而为词:

  《贺新郎》、《摸鱼儿》等词中,他用剩水残山斜阳正在断肠处等词句,讽刺苟安残喘的南宋小朝廷,表达他对偏安一隅、不思北上的强烈不满。       

  他极度厌恶那些民族危亡之际明哲保身、庸俗圆滑、无所作为的官僚,《千年调》中,勾勒他们的丑态:卮酒向人时,和气先倾倒。最要然然可可,万事称好。

  他在《卜算子》中,愤慨揭示那些充斥官场,把持权位,苟且偷安之小人:千古李将军,夺得胡儿马。李蔡为人在下中,却是封侯者。

  辛弃疾主张统一祖国,颂扬英雄主义,他在猛烈抨击一切消极主义的同时,常以军人的勇毅、豪迈和自信,抒发报国之志。

  《贺新郎》中,他泣血向天:正壮士、悲歌未彻。啼鸟还知如许恨,料不啼清泪长啼血。谁共我,醉明月。

  《永遇乐》中,他沉痛悲壮: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...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
  《木兰花慢》中,他悲忧难言:长安故人问我,道愁肠殢酒只依然。目断秋霄落雁,醉来时响空弦。

  《破阵子》中,他仰天长叹: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。

  《鹧鸪天》中,他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: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东家种树书。”      

  《水调歌头》:要挽银河仙浪,西北洗胡沙。

  《满江红》:马革裹尸当自誓,蛾眉伐性休重说。

  《贺新郎》“男儿到死心如铁。看试手,补天裂。”  

   辛弃疾英雄一世,无不豪情飞扬,气冲斗牛。却时而为一生的理想所激动奋进,时而因现实的无情而愤怒灰心,时而又因强敌环视而忧虑重重。他在这种感情起伏中,残度晚年,终于在开禧三年秋天溘然长逝。

  辛弃疾一生傲骨。他弃北投南,毕生志愿为国家统一,可惜不能如愿。他将爱恨情仇、忧愁愤闷诉之于词,常令人读之,掬一捧热泪。南宋,亏欠他一份真诚。


两宋“忧患文学”析 (3) 【原创】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
任何一种文学形式,任何一个文学作品以及蕴意,都是当时社会活动的产物,真实的反映,宋朝词文,也不例外。从范仲淹、欧阳修,到李清照、苏轼、辛弃疾的作品之中,我们不难看出两宋文学的忧患特色,而且很耐品味。

  中国历史上,宋朝很奇特,分南北两宋。其中,北宋(9601127年)享国167年。南宋(11271279年)享国153年。两宋共享国320年。 

  纵观320年的宋朝,发现南北两宋,始终处于惴惴不安之中。

   北宋的建立,得益于后周诸将发动的陈桥兵变。赵匡胤为免蹈覆辙,即位后立马杯酒释兵权,一举集权于手。此举虽避免出现藩镇割据的乱象,却导致宋朝军事力量相对较弱。故而边境不安,战乱不断,且在与辽国及西夏的战争中屡遭战败。1126靖康之变,金军兵临汴梁,次年灭亡。北宋实质上从建立的那一刻起,就埋下了因不自信而怀疑一切的祸根。北宋虽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最繁荣的时代,但对外政策朝三暮四,摇摆不定;对内君臣关系互相猜忌,互不信任,岂有不亡之理。范仲淹、欧阳修,皆精明强干之北宋名臣,而正当他们大有可为之时,为何却都遭贬?是他们图谋不轨?扯蛋!而是朝廷与主子出了问题。

   南宋的建立,始于北宋靖康之变。康王赵构幸免于难后,继承大宋皇位,史称南宋。1127年,先定都河南商丘,1138年,复迁都浙江杭州。南宋始终处于金、蒙、辽、大理、西夏、吐蕃等游牧民族的环视与蚕食之中。1276年,临安被攻占。1279年,崖山海战失败,宋末帝赵昺跳海而死,南宋灭亡。南宋从本质上讲,就是一个东躲西藏的临时政府,尽管维持了经济文化的繁荣、而且对外开放程度较高,然而,当局者从根本上不思进取,始终抱着一种偏居一隅,唯求平安无事的心理,当然不会久长。苏轼、辛弃疾,本质上全是南宋朝廷文不贪财,武不畏死的良臣武将,大可为一统江山建功立业。然而却屡遭朝贬职,甚至无中生有,兴师问罪。何故?不言而喻。

  所以,无论是杯酒释兵权的北宋,还是泥马渡江后的南宋,都十分奇特:经济繁荣,却政治赢弱;文化繁盛,却文狱危重;人才辈出,却内讧不绝;山河破碎,却不思统一。

  这种奇特的社会环境,严重影响着文人的思想和情感,渗透在他们的文学作品之中。此类作品从诗词到韵文,无所不在。字里行间,虽文才飞扬,却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忧患意识,读之耐人寻味。更有英雄人物如辛弃疾,已变淡淡忧患为强烈忧愤。  

    

两宋“忧患文学”析 (3) 【原创】 - 天际凡尘 - 天际凡尘

 

  当年,辛弃疾冲过战场烽火来到南方时,怀着满腔热血,渴望一展宏图,却不料从此陷落在碌碌无为的境地。这使他极为苦闷和悲愤。在他南归的第十二年,重游当年南归的首站建康时,他写下了著名的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:

  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遥岑远目,献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。把吴钩看了,栏干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  

   休说鲈鱼堪脍,尽西风、季鹰归未?求田问舍,怕应羞见,刘郎才气。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树犹如此!倩何人,唤取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。 

   其词表达了作者以恢复中原为己任,日月可鉴的凌云壮志,丹心爱国的一腔热血,壮志难酬的悲愤填膺。读之令人勃然色变,拍案而起。

   两宋作为一段历史,记载着中华民族的光辉与曲折。两宋时期的英谁豪杰、仁人志士,用血肉与才华,为后人留下了经验与智慧,深深铭刻在中华大地之上。


本博常用精典分隔线 2 - 浪漫人生 - .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